当前位置: > 久久官网站 >

西门庆的目光落在潘金莲的身上久久不忍离去(23)

2022-04-29 01:01字体:
分享到:

  天色已晚潘金莲用竹杆挑起门帘,准备把它摘下来。没提防竹杆从手中滑落,世间事就这么巧,刚好西门庆从门前经过竹杆落在了他的头上。西门庆正在走路忽被一根竹杆敲打,本想怒骂,回头一看原来是个漂亮的小美女,怒火马上云消雾散。

  潘金莲深深道了个万福,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您别生气。为什么电视剧有错,因为只有两人相对而立时才能道万福行礼,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就没法道万福,你行礼对方看不见。西门庆低头还礼,没关系。

  如果到此为止,两人分开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后就不会发生震惊天下的西门庆事件。坏就坏在让王婆看见了,她平常无事都要起浪怎能错过这个好机会。拍着手起哄,打的好谁让你从她家门前经过。本来两人比较尴尬互致歉意后将要离开,经王婆这么一搅和等于解了围她们两个可以继续说话了。西门庆抢抓机遇顺着王婆的话开起了玩笑,是小人的错,冲撞了娘子,你别见怪。这么一说倒好象西门庆误打了潘金莲。潘金莲只得再次还礼,不好意思是我不对,您不要责怪。

  西门庆“大大的唱个肥喏道:小人不敢”,打躬的幅度很大,抱拳高拱,弯腰大声说小人不敢,表示格外恭敬。潘金莲失手误打了西门庆,他没必要这么谦恭。西门大官人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迈不开腿的人,一见潘金莲长的好看就想勾搭,他的目光落在潘金莲的身上久久不忍离去,走了很远还在回头看。

  西门庆是阳谷县的一个破落财主,开了家药材铺,近年突然发迹成了阳谷县的大哥大。他“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他经常和上上下下的各级领导勾肩搭背,刁难敲诈无所不作,他还是一个地下的组织部长可以左右官员的命运。收受贿赂,托人找关系吃了原告吃被告,威胁利诱当事人软硬兼施后摆平是非。为人奸诈使得些拳棒,经常勾引良家妇女,大家都称他为西门大官人。

  走在半路想起潘金莲,西门庆心里特痒忍不住又回到她家楼前,见潘金莲不在楼下他钻进了对面的王婆茶馆。王婆清楚西门庆的想法故意调笑,大官人刚才礼貌的很。西门庆忙问她是谁家的媳妇,得搞清楚她的来历才好下手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一听是武大的老婆西门大官人有了十足的把握。又聊了一会西门庆突然问起了王婆的儿子,并说可以让她儿子到他家公司来上班,当然了虽然没有明说但肯定有前提条件,那就是帮他把潘金莲勾到手。

  喝了几口茶西门庆离开了茶馆,才离开二三个小时他又重新回到王婆茶馆,这次他没有进茶馆而是坐在门口台阶上默默的看着对面潘金莲的家门。王婆端了碗酸梅汤让他喝表明想给他做媒,西门庆很高兴央求王婆给他介绍一个小三并说事后用银子相谢。两人又乱说了几句,西门庆再次离开。

  天色已晚,王婆正要关门休息,西门庆再次来到茶馆,心不在焉的喝了杯茶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并说明天还要来喝茶。

  来来往往几个回合,虽然没有明说但都摸清了对方的底细。西门庆掌握了潘金莲的详细情况,决定向她下手,但自已出面不方便需要王婆配合,他愿意付出成本辛苦费不会少;王婆的要求有两个一个是搞点银子另一个是给自已的儿子安排个好工作,只要满足这两个条件她就不遗余力的帮助他。

  第二天天刚亮西门庆来到茶馆,王婆假装没看见继续忙她的事。见王婆不搭理西门庆没话找话,想买些包子不知她家是否有人。王婆继续装糊涂,想买包子呀,她老公在街上卖你去找他。呛的西门庆无话可说只好胡乱应付“干娘说的是”。王婆一直在顾左右而言它其实就是在讨价还价,西门庆明白她的想法但并没有表态喝了几杯茶后离开了茶馆。

  过了一会儿西门庆又回来了,他在王婆门口走过来走过去走了七八遍。边走边想,看来得说清楚要不然这个老家伙一直装糊涂。

  想通后他大步迈进茶馆,王婆道:“大官人稀行,好几时不见面”,明明刚出去却说好几时都没有见过他。西门庆摸出一两多的银子付了茶钱,王婆连忙说才喝了几杯茶用不了这么多。西门庆当然知道用不了这么多,多给钱就是为了让他帮自已办事。王婆又问,我看你口渴的很要不喝杯“宽煎叶儿茶”,这道茶解渴效果好。王婆借茶说事,意思是只要喝了这杯茶就可以解决他对潘金莲的相思之苦。

  西门庆问道,我有一件心上事你要是猜得出来赏你五两银子。能赚到银子当然是天大的好事,王婆不再装腔作势直接说道,你茶饭不思心里成天想的是隔壁的大美女潘金莲。话都说开了再也没有必要隐满,西门庆说你真聪明猜的很准,可我不认识怎么才能勾上她呢。

  王婆的主业虽然是卖茶,但主要收入却不是它“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这六项本领与茶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全是是副业,但却是她的主要收入。首先是做媒,茶馆就是个婚姻介绍所,平常当红娘通过牵线搭桥赚取介绍费;牙婆就是个人贩子,通过贩卖人口获取暴利;抱腰原本是指一个双手合抱的动作,指接生婆的帮手;收小的是指帮人纳妾;古人在感情方面比较含蓄,没有现代人开放,一般都会由中间人牵线搭桥说风情;撮合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也需要中间人,不知为何被称为马泊六,这个称呼好象不太好听。

  西门庆一听大感兴趣,只要能得到潘金莲我送你10两银子。各位发现了没,前前后后西门庆共给王婆送了16两银子,为了得到她给中间人付了2万元人民币,他也真是下足了本钱。

  王婆决定帮忙,为他设计了一条分十步走的勾引妙计。我们发现王婆的“十步”步步相连、环环紧扣,整个过程中都是顺其自然并不强迫,直到最后才水到渠成。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她是个经常撮合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老手,一般人还真设计不出这等的好计策。当然了潘金莲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不然计策再好她也不上勾。

  只有见了面才有可能往前走,否则一切免谈,西门庆再无赖也不可能跑到潘金莲家直接勾引她。潘金莲做的一手好针线,可从此处下手“你便买一匹白绫,一匹蓝绸,一匹白绢,再用十两好绵,都来把与老身”,让西门庆买些布料送给她,然后在潘金莲跟前念叨想请个裁缝做寿衣,要是潘金莲说不用请别人由她来做就等于第一步大功告成。

  王婆在家做些好吃的,和她一起边吃边聊边做衣服。第一天西门庆千万不能来她家,到了第二天如果潘金莲提出不想在王婆家做衣服想去自已家做那就等于前功尽弃,而要是不反对就有了三分的把握。

  头几天西门庆不能闪面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可来茶馆,到时候王婆自然会请西门庆进到内室。此时如果潘金莲站起身离开那就只能半途而废,要是坐着不动或想走但拉一把后又坐下,此事就有了四分的把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